睡在上海浦东机场一个月

30多厘米宽的木质台阶上,一层红色的瑜伽垫和一件外套铺在上面,这就是17岁高中生何一鸣最近几天的“床”。他1米84,脚不能伸平,总得悬在台阶外面。台阶没有肩膀宽,他只能侧着身,动一动就碰到无印良品上了锁的铁门。这是浦东机场T2航站楼3楼出发层,头顶的灯光24小时闪亮,只有广播不时在大厅回荡,提醒旅客注意自身防护,戴好口罩。

两个东北女人南下淘金记

第二天他就买了一部专门拍视频的手机。自己研究怎么拍,一个视频他要花上近两个小时。晚上七点左右,第一条视频发布在自己的主页,第二天一看,涨了几千粉丝。“我拍窗帘都到山上去拍,用老心思了,有时候视频拍完都掉眼泪,一座山得多高,我还得等着太阳,达到那个点,有那种感觉的时候我们才拍,就坐那一直等。

三十年后,姑姑说出她被拐卖的往事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天下着毛毛雨,我去他的宿舍下面等他。清晨五点送他上车后,我回厂里吃了早餐,六点半,我又跑回车站看他到底有没有走。我没有看到他,正准备离开时,他把头伸出车窗叫我名字。我说你去哪里,他说去广州,从坪山到广州,坐车要六个小时。接着,他就哭起来了。他又问我回不回广州,我还是说不知道。那种感觉我记得很清楚。

一个神童变成普通人之后

他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马海回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意识到,魏永康不可能再有「非凡的未来」。「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平台。物理这种学科,除了国家的机构搞,也没什么其他的途径。所以准确来说,从那以后他只能做一个普通人。」那时,魏永康结识了妻子付碧,曾学梅的身体渐渐地不好了,家庭的开支催促他找到稳定的收入来源。

28岁的字节工程师离世在冬夜

一位年轻人在这个冬天离世了。2月21日晚上18点,28岁的吴伟走进字节跳动位于中国卫星通信大厦的健身房。他是字节的视频架构师,一位大厂程序员。这个健身房,是字节给予员工免费使用的福利之一。字节的内部通报回溯了吴伟接下来的遭遇:运动约一个小时后,感到头晕的他进入茶水间休息,教练察觉到他的异常。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低血糖。

黑色漩涡 

这是一篇34年前的调查报告文学,曾发表在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杂志《雨花》1988年第十期〈总第二0八期〉上。它记录了当年发生在徐州曾轰动全国的一桩特大劫持拐卖妇女案。这个地方就是最近网络上全民关注的丰县铁链女所在的地方。重新翻阅这篇旧文,历史与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有了某种合理的关联。徐州,史书上说它是兵家必争之地。

中途退场:一群运动员为冬奥改行

2岁时被家人送到濮阳杂技艺术学校学蹦床的王晓兵,迷恋在空中停住的感觉:双脚用力向上跳,身体腾空,两个空翻,绷紧全身肌肉,维持住“飞起来”的状态。尽管那只有1.5秒。可完成这1.5秒需要好几年。他躺在蹦床上,用背部的力量用力向上弹起,脚掌顺着垂直的墙面往高走,借助弹起的力量完成上墙的动作。光学这个上墙的表演,他得练3年。

失语者汪康夫的半生“遗言”

走路的时候,汪康夫老觉得鞋跟提不起来,“踢踢踏踏的”。医生告诉他,他的心脏瓣膜严重关闭不全。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身体困乏,需要睡眠。但数羊没用,数着数着,一口气就接不上了,猛地喘起来,数字被打断,返回头重新数。好不容易入睡,忽然的窒息感又会令他惊醒。不敢睡,他说,怕最后一口气没上来。这个时候会想什么呢?我问。

普通女人,给冬奥织一束花

组织者张玉芳见证了绒花编织过程中的辛苦和困难:来自江苏的秀琪,家中老人生病住院,没有精力兼顾家事与工作,她几度放弃又坚持下来;山东聊城的小敏是一名听障人,她无法听见教程里的声音,只能通过图解摸索尝试,克服听力损伤带来的困难。“很多处在困境的女性,没办法外出就业或者找到合适的工作,手工编织门槛低,还能居家完成。”

放下手机30天 

一度我每天都有三四个快递,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网上买的。楼下超市有卖的,比如纸巾,我也要掏出手机来买,菜鸟驿站的负责人都跟我很熟。今年1月,我意识到这种习惯很不好。在网上花钱没有思考的过程,我想,应该尝试一下用纸币,把购物软件都删了。每隔一周,我取个三五百块钱日常使用,用纸币的过程中,我发现新版人民币我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