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往事:一个村医和他捡回的 12 个儿女

河北村医申敏家的几个孩子各有来处。 比如夏日村口的树荫下、冬天大雾弥漫的路口,一个孩子被两床被子一兜一盖放在长椅上。还有一次,申敏送几个孩子去上学,回来一瞧,一个女婴坐在屋里地上哇哇哭。他总扯着嗓子喊妻子李凤月,“这又有个孩子 !”从1998年到2012年,申敏和妻子前后收养了12个孩子。这些孩子全部因为先天疾病被遗弃。

大脑“重启”:被电流治疗的人

排队等待了半个小时,年轻的病人走进治疗室。护士在他的前额贴了纱布,用来垫电极板。他躺下不久,麻醉和肌肉松弛剂开始发挥作用,病人渐渐进入睡眠状态。“今天放置双侧电极,强度设定为 20%。”确定病人进入睡眠状态后,治疗师发出治疗指示,电流被接通。年轻人的胸口出现起伏,胳膊也轻微晃动。通电的时间很短,结束后,护士立刻为他接上氧气罩。

暴雨的高架桥上,白血病人的手举了一夜

48 岁的赵红是 M5 型白血病患者,在天津刚做完一期化疗。这段时间,她回到老家兰考县陪伴家人,手臂却突然出现血栓。7月20日,侄媳妇钱曼丽开车载着她到郑州看病,打完疏通针后,她们决定在当天下午赶回兰考县。但大雨突袭郑州城。当天下午 5 点多,车行至一座高架桥时,车流忽然停滞,她们被困在高架桥上。那时高架桥的上下口和下方道路无法通行。

郑州暴雨夜,等待吸氧的老人与被困的孕产妇

丈夫决定自己带妻子前往惠济区人民医院,借到了朋友的平板拖车,轮胎高。雨下得非常大,路上的积水也有一米多深,水已经到车玻璃的位置了,大灯也在水里,看不见路。半个多小时后,他们顺利抵达惠济区人民医院。因为在路上就与医院保持联系,抵达时,宫口已经开到十指的樊女士立刻被推入产房。夜里2时50分,她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