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生死时速

两人手机都损毁了,那一夜他们不停地重复自己的手机号码,让对方能够牢记,并约定“做一辈子的朋友”。“从小到大,我觉得做好事很难。所以其实我不好管事,也不好出风头。但这是人命,尤其是看到有孩子,有一点希望我就会去救。”王西超说,救人是出于本能,但他并不想别人因此活在他的阴影里,更不希望对方为此背一辈子的包袱。

货车开往东南亚

对孟飞来说,这趟跑下来,累还是其次,最闹心的是因为花了太长时间,交货时车上有些西瓜已经烂掉了,货主要求扣运费。好说歹说,扣了2000元,最后到手28000元,算是这一整个月的收入。“等隔离结束,我不打算再跑老挝了。”孟飞是去年开始跑老挝的。最近几年,很多中国开发商到老挝建厂,比如炼油厂、造纸厂,而建筑材料基本都是从中国运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