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花园”的拆与留

8月雨水充沛。在经历一场大雨之后, “时间之外”门口的藤本月季细长的茎失去支撑,伏倒在地,野草一夜间疯长起来。圆锥绣球经受住了大雨,但白色的花团里存了雨水,沉沉地压弯花枝。张维敬扶起一只月季花,走进小花园。对照着他曾拍摄的照片,很难把眼前的小花园和以前的样子联系起来,经历过两次“拆违”之后,整个花园像一枝渐逾花期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