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姐姐:被烧毁的一年

马上要到拉姆逝世一周年的忌日。“我感觉自己好没用。”卓玛哭道。自从妹妹离开以后,她仿佛“没有家了”,感觉哪里都一样,幸而还有孩子牵挂。卓玛有一儿一女。儿子刚上大学,比起母亲,他跟小姨的关系更亲。拉姆去世后,他受到打击,难过了很长一阵子。8月下旬,卓玛去成都验伤。从成都回观音桥镇的路上,她取了件快递。蓝白相间的快递袋很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