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张明兰和她手机班的老人们

67岁的张明兰生活的很大一部分都与手机有关。对独居的她来说,手机是她的好伴侣;同时,她也因玩手机而结识了一大群老年朋友。她在南京几所老年大学的智能手机培训班给一群和她年龄相当、六七十岁的学员上课。她在课上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手把手教他们,课后带他们在淘宝、拼多多买东西,领红包;在家里聚会,帮他们解决手机使用中的一切问题。

“AA制50年”夫妻离婚始末

走进厨房,菜刀有两把,两人一人一把,脸盆若干,这几个是你的,那几个是我的。锅也分得清清楚楚,平时两个人各自买菜,从来不一起吃饭,使用厨房也是错峰。一个人做完,另一个人才进去。至于住,大爷在主卧,大娘在次卧。日子过成这样,刘大爷是铁了心要离婚——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提出离婚。在57年的婚姻中,他一共提出过三次离婚。

“有些东西一去不复返了”

我和白夜的故事,要从有一天在玉林西路迸发出来的灵感开始说起。1998年的一天上午,我路过离家很近的玉林西路,在路口一家未开门的服装店门口,看到一则招租广告。我大约只考虑了一分钟,就从卷帘门上揭下来了这则广告。对于我来说,一个自由、散漫、无拘无束,能挣点生活费又不影响写作的职业是我一直向往的,“白夜”就这样呼之即出。

“过气超女”恳谈会

我是体育出身的,最早我爸爸让我做特警,但我死活都不愿意去,我受不了那种管束,而且要跟别人合住,我是一个特别自我封闭的人,讨厌别人进入到我的空间里。2006年去参加超女比赛,那时我和尚雯婕比较聊得来,因为我们是一个赛区出来的,两个人都不爱说话,开始的时候票数都最低,两个人老可怜了,在一块聊得就多了。那时候比赛太不容易了。

《人间世》之外,一个丈夫的选择

那个女孩看过纪录片,感觉到吴载斌是个好人。一开始,女孩只是在微博上知道他要手术,出于护士的敏感,给他发了私信,像患者和医护,讨论手术怎么做,全麻的细节,护理知识。到后面,有时候女孩还会陪他打斗地主,消磨时光。病中的吴载斌很需要有人这样,两人越聊越多,还一度聊到要在哪里生活。女孩说,自己想来上海陪他。

女演员整容失败之后

29岁的女演员高溜,曾经有一张上镜的脸,双眼皮,嘴唇圆润,最重要的是鼻子挺直。今年 1月5日,这位女演员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的一组照片,这一次和展示美无关,是12张隆鼻手术失败的照片,鼻头像着了火,留下炭印,黑痂里透出血色,让人不忍直视。手术是在去年10月进行的,在广州的一家医院,她进行了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