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亿农村老人,和帮助他们的年轻人

“同命人”,是这些老人对彼此的称呼,他们有相似的命运。十年前,燕金兰唯一的儿子患癌症过世,她觉得自己变成了社会边缘人——不再想和外界接触,因为“走到街上,人家一大堆的都在议论(我),你可以看那个眼神”;也渐渐断了和原先朋友的联系,因为年纪相仿的人聚到一起总会聊起子女,“这是我姑娘买的,那是我儿媳妇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