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西安,回家过年

对于老谭和刘登来说,隔离之后的虎年除夕夜弥足珍贵:刘登终于尝到了久违的爸妈的手艺,一家人听着春晚吃团圆饭;而老谭和自己的发小们在自家客厅摆了一桌酒菜,被一直劝酒,家里的小狗过来舔了几口酒盅。推杯换盏之间,人醉了,小狗也醉倒在地板。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有交集:河北人老谭马上进入不惑之年,但看上去年轻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