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团长”的封控23日

我感觉做团长比工作要累,相当于什么角色都要自己来干,采购、送货、打包、会计、客服,一个人身兼数职。我知道其他小伙伴有工作到两三点的,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同一个问题可能在群里要回复十几遍,比如有的时候到货了,我在群里发的很清楚,几点到东门去领。消息很快就被刷上去了,一些人看不到,又会重复问到哪里领?什么时候到货?

在互联网废墟上念一首过去的诗

第一次上网的时候,@远渊 手里攥着一张小纸条,上面抄着他最喜欢的歌手的个人网址。英文字母被他用印刷体规规整整地抄在纸上,然后对着键盘一个个地敲下。“当然,最后没有访问成功。很长的网址,肯定打错了。”至今提起,他仍悻悻。那是互联网刚入户的年代,@远渊 不记得当时是不是有搜索引擎,他只记得想上网只能输入网址,或者用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