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逝者

一整天都在下雨,就像这个城市在哭泣。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我想起鲁迅的一首诗: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最近一个多月的上海,魔幻到让人不敢相信。魔幻太多,先记录一下那些逝者吧。信息太多,也只能做一个不完全记录。现有条件下,能做到每一个信息都有来源,但不是每一个都能有交叉验证。

“袖珍爸爸”隐藏的爱

因为矮小,陈建华曾经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他从来没有去给女儿开过家长会,总是叫弟弟代替自己去。他怕自己的身高让女儿被同学们笑话。女儿上大学后,会来陈建华出摊的地方看望他,但是他从没带她逛过街,或是出去吃饭。他尽量减少自己的花销,每月房租只要140元。住所在东风路立交桥下,是一间平房,不到十平方米,大部分被杂物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