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旗谍战

新进入阿里、字跳、快手这些大厂的员工们往往感到惊讶:离开座位时没有关上电脑,就会风控部门叫去“谈话”,甚至被罚款。滴滴的老员工发现, 曾经可以随意查看的跨部门的单量信息,现在都已经被严密地叠加了权限;快手、腾讯的老员工发现,数据文档不能被随意下载,更不能被传输;阿里的老员工发现,数据查看的审批更严格了。拼多多甚至没有内网。

中国电影人,复工自救三百天

那晚的酒局上,还有一个王乐乐的“小兄弟”,以前跟着他混,拿他不要的项目。但小兄弟被命运抬了一手,在疫情前卖了手上的6家影院,得到上亿回报。小兄弟也曾怂恿王乐乐卖一家影院,后来价格没谈拢。“谁能想到有疫情呢?现在影院不值钱了......至少两台劳斯莱斯没了。”他儿子都觉得奇怪,怎么以前一直很忙的爸爸最近整天在家?他偶尔也去影院。

她们决定离开互联网公司

“你说话的声音怎么越来越迷离了?”来自阿里巴巴投资部的电话追问。肚子高高隆起,杨嘉敏躺在产床上,麻醉药正进入她的血管。一阵强烈的疲惫感袭来,她的语速慢下来,“我马上要生了。”对方怀着惊讶与歉意挂断了电话。 混杂着疼痛、眩晕与消毒水气味,2018 年2 月8 日,杨嘉敏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而她创立6年的“七幕人生”也终于谈拢阿里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