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品堆里,“米勒”拿起调色盘

每天早上六七点,他起床开始画画,40W的白炽灯为他照明,每画一段时间,他会停下来抽根烟,为作品拍个照。午饭通常是一盒泡面,吃过后拿上安全帽——无论是三十多度的伏天还是接近零度的冬天——都出门收废品。这是他做了近18年的老本行。回家后,夜幕降临,村庄逐渐陷入安静,他继续画画,抽烟,画画。有时,他会在色彩的包围中忘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