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碑店没有夏天

碰到陈翔的时候他正在群里卖床。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专业毕业后,他和同学两人开了一个拍广告和短剧的工作室,4月刚搬来高碑店文化园,租下两层楼,一层拍摄,一层住宿。影视寒冬加上疫情影响,他们手里的项目黄了一半,去年项目的十几万尾款迟迟没有到账,今年到现在还没有收入一分钱。卖床的原因是实在有些睡不习惯。

年终没有奖

不但我,我们整个组,甚至我们公司就特别佛。比如,如果有季度奖金,领导提前知道,他只会提前告诉我们一声,“这个月可能有奖金啊”,我们也就听一耳朵,私下从来也不会打听,也不会讨论。为什么?因为我们部门不受重视,很少有人能拿到双A的绩效,一般都是A或者B,公司评职称升级,也很少给我们部门名额。公司为什么“佛”?因为我们行业就不景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