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博主路见“不平”

对她来说,坡总是太陡了。多数人轻易抬腿迈上的一级台阶,能挡住赵红程的轮椅。在她目力所及,有的公共场所没有配备供轮椅使用的缓坡;有的配了,但轮子上去“能带来生命安全的危险”。她需要有人在后头推一下她轮椅的靠背,不然,只能原地等待。赵红程1990年出生于湖南一个县城,小时候得过脊髓灰质炎,有后遗症,双腿不能运动。

奔跑在“极限边缘”:一名感染科医生的抗疫两年

只要干医生的,都知道急危重症一刻也不能耽误,肯定不能因为核酸结果没有出来,不给人家治啊。而且隔离病区都是单人单间,工作人员都是三级防护,没必要等核酸结果出来(再救治)。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抢救的病人太多了,脑出血的特别多。头几天,就收了400多个急救病人。有个70多岁的老人,来的时候特别严重,消化道出血,腹疼休克。

少年维洛的第一个学期

成为小学生有多久了?邹维洛脱口而出:四个月十四天。2021年9月1日,维洛开着爸爸为他定制的电动轮椅,走进了上海市黄浦区卢湾一中心小学。和其他同学有些不同,他不到1岁时被确诊脊髓性肌萎缩症,只有手肘前部和手指能动,曾被医生判定活不过3岁。他没读过幼儿园,上学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到了校园,老师和同学对他的关心让他始料未及。

专访江秋莲代理律师:案件的极端性难以想象

说实话,我代理这个案件,虽然签的是商业合同,收了江秋莲女士10万元,但我们的投入完全是按照公益诉讼来做的。举个例子,我们和日本律师的沟通有英文、日文的来往邮件将近六十封,江女士从日本调取的案卷有几千页,作为律师我当然希望全部公证认证和翻译,但涉及的费用可能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我要给她省钱。

在漠河,寻找“张德全”

漫天雪花在空中飞舞,落在地上亮晶晶的。65岁的李桂云站在窗前静静瞅着,面无表情——这是一张残缺的脸:两颊皮肤棕褐色,眼窝处皮肤浅白,鼻子被削平,嘴唇浮肿,两侧耳廓处空空。左手五根手指没了,右手手指少了一截,一层薄皮包裹着骨头。这是大火的印记。1987年5月6日,大兴安岭北麓林区发生火灾,火烧了28天,211条生命被火吞噬。

被偷走的14年,找回孙卓后的20天

跟孙卓相处两天后,我们走得很近。我能感觉到,他就是我们家的孩子。孙卓说,他是吃馒头长大的。送他回阳谷后,有一天中午,我就一直吃馒头,想体会下儿子这些年是怎么长大的。我还去他生活附近的村子转了下,发现很多都是平房。孙卓没有说养父母那边的情况。他可能知道,我这么痛苦地寻找了这么多年,对他养父母肯定是有想法的。

孙海洋“精神不倒”的14年57天

未拆迁前,深圳白石洲是深圳有名的城中村,因临近市中心、租金便宜,这里是很多到深圳打拼的外地人的第一站。2007年10月1日,孙海洋夫妻在白石洲接了一个店铺,准备做包子。三天后,包子店开业,生意非常好。在此处开店,夫妻俩的想法很简单:包子店的隔壁就是幼儿园,方便儿子到幼儿园读书,而且有生意做。孙海洋觉得,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