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补习班还在疯狂,“小镇做题家”没有休息

“再忍一下,回家就能吃上饭了。”一个周三晚上的8点40分,孙莉开车来接上了2个小时补习班的儿子,哪知道竟然堵车了。在广东韶关下辖的这个县城里,从来没有说晚上堵车的,这还是头一次。在禁止周末补课之后,“双减”政策的本意,是让学生们放学直接回家,结果经不住家长们“自然卷”,将补课改到了放学后。

iPhone 13生产线上,那些“淘金”的大学生们

没有年轻人真的喜欢富士康。18岁的方晓童今年高中毕业,考上了一所二本院校,还在学校时,她就知道富士康是“文化素质不高的人”才去的地方。这样的印象来自于一位高中老师,他常常会在班上苦口婆心地劝诫学生们:“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就要去富士康打工。”方晓童生活在山西晋城,学校不远处就是富士康科技工业园。1999年,富士康在这座城市落脚。

那些被郑州暴雨淹没的车

一辆丰田亚洲龙,刚开了不到两个月,这次暴雨水淹过车顶了,虽然买了保险,可车主实在舍不得报废,还是选择了维修。夏文阳在7月21日下午开始救援这辆车,叫了四五辆拖车都被拒绝,他和门店的兄弟们拿着棍,在齐腰深的水里一边摸索,一边把车推出来,等车拖回门店,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五点了。还有一辆现代,也是淹到顶了。

土味山东,偷偷摇滚

朴树来了。他的嗓音很低沉,动作幅度也不大。人太多了,如果不是一左一右两块电子屏,站得远些,很难发现他。朴树出现在东营。这是东营第一次举办音乐节。6月的傍晚,树叶也在摇晃,浮在音浪中。年轻人有着一致的节奏,向上、落下、晃头、摇摆、举手,他们扶着彼此的肩膀,头发在甩动。突然有人闯入,高举“摇滚东营”的旗帜。

这些顺义妈妈不想鸡娃了

周晓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被女儿的老师叫到学校。下午4点半,北京朝阳区望京街道的一所小学刚刚放学,女儿的几个同班同学认出了她,说:“玲玲妈妈,你又来了,玲玲今天又被老师留下了。”在周晓看来,如果有什么事能列入成年人的十大尴尬时刻,那么被孩子的老师叫去学校训话绝对能排进前三。她今年44岁,是一家全球500强公司的中层。

郑大一附院停电后

停电了。7月20日,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的停电是一点点蔓延的。已知最早发生停电的地方在1号病房楼。50多岁的林霞正在8层病房里躺着,眼前突然黑了。她记得,这时已经过了下午两点,丈夫吃过午饭,她还没有吃,病房里就停电了。她起身看了一眼窗外,2号楼的灯还亮着,“雨下得特别大”。这一次看窗外的时候,医院建新大楼的建筑工地里还能看到铲车。

郑州最漫长的一天

被割伤的小张去到的也并不是真正的医院,而是挨着酒店的一家整形医院,但无论如何,护士还是很热心地用双氧水帮她完成了清创。能够被媒体记录下他们见闻的人,是还有机会讲述的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困境只是暂时的,但一些伤害是不可逆转的,至少25个人在这场暴雨中失去了生命。郑州之外,还有如巩义等受灾更严重的地方。雨还没有停,天快亮了。

95后名校硕士,“卧底房产中介,没想到成了中介”

“听说你学历很高?我是大专毕业的。”姚沁文没有料到,公司分配给她的师父,见面跟她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这是2021年1月,在上海的冷冬里,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毕业的姚沁文,开始了她链家入职实习的第一天。从这一天开始,她成为了一名房地产经纪人,但面前这位看起来比她大不少的师父的话,还是让她感受到了一丝“不友善”,她愣了。

900万买学区房被调剂到“渣小”,我后悔了吗?

业主倒是个爽快人,年纪也大了,他的儿子都跟我差不多岁数了。他跟我说,卖了房子,准备用这个钱在其他区买两套房,一套自己住,一套给儿子。那天,聊到下午5点多,业主说他要打麻将去了,然后我们就算谈成了。交易完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迁了户口,到了2020年年底,我们一家都是西城区人民了。那天我们一家还吃了一顿日料庆祝,现在想来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