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雷神山”

“那个时候,大家都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事情又在发酵,越传越恐怖,听说病死的人,一个一个被拖走,家人连见都见不着。所有人都恐惧,包括我自己,大家不知道这个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治好,担心睡着以后,看不到第二天的阳光……但是对我来说,肯定要镇静,要告诉他们道理,说病毒性疾病是可能被自己打败的。”

为抗疫拼过命的影像医生,却被时代“雪藏”(下)

张笑春在朋友圈发文:“本来是看惯了生死的医者,还是被这次惨烈战疫突破了专业认知。面对那么鲜活的生命被死神骤然之间按下了停止键,医生群体仓促间负重逆行迎战,眼睁睁地看着战友变成了烈士,已然没有了医者的从容和自信。在近3个多月的‘战疫’中,充斥脑海中的大多是对于逝者的歉疚,深深的自责。清明了,好像那些逝者还在身旁,一如昨日一般。”

影像医生张笑春的百日抗疫

张笑春第一次知道不明原因肺炎,是在2019年12月31日。这天是她休年假的第一天。早上九点左右,她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务处长的电话,要她返回医院开会。中南医院是武汉地区四大医院之一。张笑春是这家医院的影像科副主任。她说,自己正在休假,可否让别人代为开会。医务处长说事情突发而且重要,医院已取消副高级职称以上人员的休假,必须返回。

肌肉萎缩者的新冠疑云

中秋节,李强的老家已有些冷了,白天10℃,夜里就掉到了3℃左右。这天,也是国庆日,全国的新冠疫情似乎已远去,劫后余生的人们,在八天长假里,或举家团圆,或“报复性”旅游,热闹得像过年一样。这天,李强说,他是一个人在出租屋里过的。老婆从家里过来,给他送来了鸡腿、鱼、月饼。月饼有10块,他吃了一块,豆沙馅的。老婆和他一样,整个人没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