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西没有“海公主”

所有人都管那个胖胖的、头发稀疏的女孩叫“海公主”。没人能说清她是什么时候来到长沙解放西路的,大家都只当她是户外直播里最常见的那种“神兽”,靠些离谱甚至“出格”的行为赚钱,比如收800元把头发剃成“地中海”,又或是收50元和另一名“神兽”接吻。直到2021年12月,“海公主”在直播间喝下五瓶酸奶后被送进了ICU。人们这才知道。

“小律师”吕先三出狱之后

2021年12月23日,合肥市白湖监狱滨西监区门口,吕先三冲着走过来的妻子喊了声“赵静”。因为几个同穿黑色狱服的男人混在一起,赵静并没有认出他,听见喊声才看过去,快步扑到对方怀里。几秒钟后,吕先三松开赵静,说:“辛苦了”,赵静回:“没有”。办完出狱手续,吕先三和妻子挽着走出来,路中间一个男孩正蹦蹦跳跳,把装苹果的圣诞袋子甩到了地上。

一场28年没有结案的车祸

时间退回1993年4月17日。上午11点,46岁的毛石花关上自家小卖部,准备去“城里”进货。丈夫误伤邻居入狱后,毛石花独自抚养三个孩子,这间小店,是一家人的经济来源。毛石花家住江山市上余镇大溪滩村,骑车到“城里”约半个小时,途中会经过一条车流量较大的马路。每次进货,毛石花都会在东门大桥旁的饭店吃午饭。

决定申诉的“贩毒母亲”

李静姝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决定申诉,“我只是为孩子购买了救命的药”。在李静姝看来,虽然氯巴占不能完全治愈龙龙的病,却在与死神无数次的赛跑中,为她和孩子赢得了时间。“贩毒案”事发后,代购“铁马冰河”被提起公诉,李静姝和许多病友再次陷入无药可医的境地,剩下的氯巴占被她“掰开揉碎”了去用,只够龙龙服用两周了。

护送120名透析病人穿过风雪

周伟送一位被困在城里7天的老人回村子,老人住不惯儿子家的楼房,一路上都在抹眼泪,说不知道自家的猫狗和大鹅怎样了。越野车停稳,周伟推开院门就听到了狗叫,老人也停止了哭泣。院子里,他解开小狗的绳子,小狗拼命朝他摇着尾巴。本来在沙发下蜷成一团小猫也走了出来,围着人打转。棚子里的几只大鹅跟着“嘎嘎”叫着,探出了头。

“药神父亲”不能停下的冒险

徐伟的房间门半掩着,他的儿子正在输液,几百毫升的黄色液体正缓缓输入徐灏洋头上的静脉中。输液袋里装着缓解他脑损伤的药物。徐伟也并不愿意冒险,但做为一个父亲,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有药在你面前,能治你的孩子,你会不用吗?”他反问。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徐伟一直在学习治疗儿子罕见病的理论知识,研制药物。

被“豢养”的女儿,在“铁皮盒”里长大

她驾着一辆机动三轮车,车后的铁皮车厢是定制款,右侧一整面掀开,能看到车厢内的全部景象:三分之一的空间被生活用品挤占,塞着衣服、被子、尿不湿和米面粮油,还有一个12L的塑料水瓶,紧靠着电磁炉和发电机。车头单杠挂着一个红花搪瓷尿罐,顶上扣着的婴儿车和儿童浴盆,随着车晃动,叮当当作响,向外宣示着车上生活的还是幼齿小儿。

疫情后的两个“春天”

“你看,这小孩可逗了。”桃子打开一位妈妈发来的小视频,一个男孩脚下垫着小板凳,肚子顶着四周贴满黄胶带的水池,左手攥着洗碗巾蹭,右手捏着碗,翻过来又翻回去,洗完一个就转头冲着镜头笑,视频后面还跟着条语音,“桃子叔叔,我可以帮妈妈洗碗了。”语气憨憨。也有家属把收到的礼物摆放整齐拍张照片发给他——两个蓝色书包。

索河寻母55天

河对岸,那位被打捞上来的死者,个头和父亲很像。暴雨过去三天,此时的他心里已做好父亲遇难的准备,他只希望能快点找到遗体。但身旁的姐夫提醒他,头发的长短不对。第二日下午,张平意外找到了父亲。那天,他在返程寻找的路上,恰好遇到挖掘机在王宗店村的桥前搜救,就和姐夫在一旁等待。没过几分钟,人群里就传出“挖到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