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里的艾滋病人

2006 年,艾滋病毫无预兆地闯进入了吴梦楠的生活。吴梦楠的丈夫因为胃疼进了急诊,除了胃出血的诊断,医生还送来了一个消息—— 她的丈夫 HIV 检测呈阳性。作为他同床共枕的妻子,医生建议吴也去做个检测,几天后,HIV 阳性的化验单落在了吴梦楠手里。村里劝她们去办理低保,但是因为要填写个人信息,很多人宁愿硬扛着也不去办理,“就是怕曝光”。

被医生诱骗治疗的癌症患者之死

一份体检报告显示,身高1米78,体重84 公斤,这是刚被查出患胃癌晚期的马进仓的身体数据,即便那时也堪称壮硕。上世纪9 年代初,分家后,20岁的马进仓揣着兜里仅有的60元,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从村里来到海东市平安县,在这里他和妻子生育了三女一子。平安县位于青海省东部,地处黄河上游及其支流湟水之间,公元前5000年就有人在这里沿着湟水繁衍。

一年前的今天,武汉按下暂停键

这篇文章的主角不是我,是我妈。女,54 岁,瘦,臭美,爱唠叨,跳广场舞。她是典型的中老年归化武汉人,没武汉户口的那种。而武汉封城间的经历,让她彻底烙印上了武汉人的精气神。一年前的今天,武汉封城。我偷偷截了这位表达欲爆棚的中年人的朋友圈,谨用她真实的经历,回顾、致敬那段前所未有的特殊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