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茂兴路71号,32位盲人被“看见”

视障人士李建明41岁,与人交谈时总是微微侧着头,用耳朵对准声音的来源。与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位视障者相同,李建明沉默,不善交际。他说话时语速极慢,开口前习惯用思量掩盖轻微的口吃。两岁时因医疗事故全盲后,李建明遇到过太多事,心酸的,委屈的,痛苦的,艰苦卓绝的。相比之下,出行做核酸的“艰难”似乎不值一提。

疫情之下,一名卡车司机的2000公里奔赴

工作人员摆摆手,“赶快上车吧,这有监控,看到你们下车,该罚我钱了。”他穿着防护服,抹了把额头的汗,“到底来不来,不来的话我送你们上高速。”张广忠致电大连湾所在的大连市甘井子区防疫部门,得到的说法是:“警力不足”。差不多3个小时的等待后,终于等来了警察。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在前头开道。高音喇叭响着,“大车司机不许下车,跟我走。”

足球走进,女孩走出

第一代球员陈巧翠记得,训练不过两三周,球鞋的鞋头就会被踢烂,球袜烂得更快。她们采取很多种方法“将就”:惯使左脚踢球的,去找右脚踢球的队友换鞋子,各换得一只相对完好的鞋;球袜的大脚趾部位破了,就换只脚穿,把破洞转移到小脚趾上。但仍有队友的大脚趾盖被踢得发黑掉落。饭也总是吃不饱,一餐“两三片猪肉”。

来自星星的冰球队

“组建球队的初衷是希望能通过冰球运动,帮助孤独症儿童融入社会。”龙岗区冰球协会副会长王思腾说。在项目调研中,他们发现加拿大冰球学院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滑冰、冰球等冰上运动对孤独症儿童的康复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参考加拿大的研究方案,“不再孤独冰球队”配备了专业教练、“孤独症”指导老师和医生。

双面“天使”蓝妮妮

蓝妮妮皮肤雪白,皮薄得能看到淡淡的红血丝。向上看时,睫毛又黑又密,像两把散开的小扇子。眼睛很大,眼眸黑亮。双眼皮褶皱处像扑了银色的眼影,亮亮的。笑时,嘴角有一条长长的弧线,一直延伸到耳朵——她的脸极小。乌黑的长发到腰间,齐齐的刘海下,眉毛像剪刀裁得一样细且规整。她今年6岁,总把头歪向一边,眼神忧郁地望向远处。

山东两名“被拐少年”落户之谜

吴某龙并非本名,他的原名叫吴某山,没读过几年书,小时候练过武术。十几岁的时候,吴某龙就南下打工,村里人对他的印象很少,只知道他在外地“看大门”,“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个人。”吴某龙的老家是一个东西走向的村落,距离阳谷县城十余公里。村里以种植玉米、小麦为主,一人能分到一亩多地。这些年,年轻人外出打工,越来越多人搬到了县城。

1042个“求药”签名

自确诊起,巩传美与紫郡就开始了漫长的试药过程。头两年的药效都不如意,有的无效,有的有效,但副作用大,一服药,孩子能睡上一整天,身体软得抱不住。2019年,在北京专家的建议下,他们试出了最合适的药物搭配:妥泰、开普兰、德巴金和氯巴占。服下这些药后,最直观的感受是,孩子的癫痫不再发作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漠河舞厅”往事

入冬之后,漠河的白昼越来越短。下午4点左右,小城暮色四合,地下室门匾上“舞厅”两字的霓虹灯亮了起来。门匾左边竖着排版的“漠河”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装上灯带,看起来毫不起眼。这是李金宝几天前才替换的名字,在此之前,他的舞厅叫做“梦知艾”。从台阶下去钻进室内,是一间400平方米的长方形空间,室内光线暗淡,暧昧的粉红色灯光撒落下来。

隔着一扇门对峙的491天

每天早上6点,万永贵就会从床上醒来。他会坐起来在黑暗里发会儿呆,然后摸索着把摄像头重新安上——因为屋子已经断水断电,每天晚上睡觉前,摄像头都需要取下来用充电宝充电。如果动作略微大一点,楼道里的声控灯就会被惊醒。动作再大些,套在灯泡上的白色塑料袋还会像蝴蝶一样扇动几下。睡觉前脱下来的衣服挂在302大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