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医院:与奥密克戎交手的第一线

这条线是从小小的个位数出发的。它紧紧地贴着0例感染数这条底线。3月1日,上海通报新增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两天后,我们仍然感觉不到它微微的波动,还是个位数:2个超市员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3人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但这5人涉及195名密切接触者,次密接者342人。接着,零零星星的感染者。

上海“电话亭女士”:帮我说一声,感谢网友的关心

感谢广大网友对我的关心,我会在上海加油的,也希望你们更多地关心上海这些疫情,给上海这些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帮助。然后上海加油。在上海,爱上海,我喜欢在上海这个城市。我建议,你晚上7点以后,沿着黄浦区的街道走一走,看看市井当中的普通老百姓、外地人,或上海人,你会觉得他们比我有采访价值。

流水线,拿什么留住年轻人

那是一顶亮黄色的厂帽,“超级亮”。简花花每天戴这顶帽子超过11个小时。为此,她得把披肩发扎成“丸子”,塞进帽子里。早上7点她汇入宿舍区排队的人流,等待厂车运送他们进入工厂。身高1.56米的简花花站在长长的队伍中,感觉自己快被淹没。这家工厂生产音箱,简花花将自己的活儿称为“贴面条”和“点豆豆”,用10分钟就能学会。

当居委会人员被“感染”后……

23岁的邓日美有时不理解:“志愿者本身也是居民,我们应该是同一个战线的,可是一些人把各种压力直接发泄在了我们身上。”她和男朋友张亚良一起在上海迪士尼度假村工作,他们都爱热闹,见到人总是笑,平时,有的游客也会把情绪发泄在他们身上,他们处理经验丰富。做志愿者后,看到小伙伴受委屈,他们总是安慰的那一方。

当农民工老了

62岁的陈同复一个月只接到两天活儿,在工地上清扫、运垃圾,一天下来能挣200元。53岁的徐绿山上一次进工地是去年8月,此后再没找到一天工作。他7年前患上了眼疾,3个月前,他身上的钱花光了,靠工友接济、翻街边垃圾桶里的剩饭菜度日。59岁的唐丛和幸运一些,上个月,一位好心的工友介绍他在大楼里拆除墙体和地砖,工价是一天250元。

冰壶,推动他

起初,刘微选择轮椅冰壶的原因很简单:“练冰壶每天补助10元,练举重每天补助5元。”没想到,握住一根两米多长的投壶杆将冰壶推出去——这个动作刘微练了15年。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上,中国轮椅冰壶队以6∶5战胜挪威夺冠。那是中国第一枚冬残奥会金牌、奖牌。在那场比赛中,四垒是王海涛,二垒是刘微。4年之后的北京,中国队成功卫冕。

一个年轻的植物人和她的第8个家

夜里10点半,女儿应该下班车了。为了准备出国留学,潘云妹已经为女儿递交了休学申请。今天去上晚自习,女儿特地带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相册。是该下班车的时间了。潘云妹坐不住了,走到窗户前,探头从5楼往下看。红光、蓝光,救护车和警车闪烁的灯光冲破漆黑的街道扎进潘云妹的眼睛里。马路边蜷缩着一个穿着红白校服的身影。

我愿意讲述:姐姐姐夫都在那架飞机上,还有1岁半的外甥女

我们是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人。爸爸得知飞机出事的消息,当场就晕倒了,几分钟后才醒过来。我们家人3天没合眼了,都想尽快要一个结果,知道他们的情况。3月21号上午11点多,临上飞机前,我姐还给我妈拍了登机牌照片,照片里也有我外甥女。她还给我妈发了两段视频,一段视频里,外甥女在候机厅里蹦蹦跳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