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没做错什么

两个多月前,家住上海嘉定的浩哥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两年前从浩哥手中接过一个包子铺的老板,问浩哥能不能把包子铺再盘回去。包子铺是浩哥在2018年开的。4A公司出身的他,创业后设计业务一直做得不错。2018年,他突发奇想,想做做实体。很多文艺青年的实体,就是四大坑——花店,蛋糕店,奶茶店,饭店。浩哥也不免俗。

反对者的四十年

1979年12月,中国第二次人口理论讨论会在成都召开。会议的主题当然是人口控制问题。彼时,高层领导都不知道中国当时究竟有多少人口,因为最近一次人口统计,还是在文革前的1964年。但他们认为,要快速提高人均GDP水平,必须减少人口增长。这个将影响中国未来人口政策的成都会议上,最风光的专家,是来自七机部二院的二院总体设计部副主任李广元。

人生最后一刀

2016年2月26日,21岁少年魏则西在知乎问题“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下面一字一句的敲下了自己的经历。这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不幸身患滑膜肉瘤转移,通过百度医疗竞价排名,搜索到武警总队二医院,接受了一种叫做DC-CIK的疗法。然而很多钱花出去后,病情却没有好转,魏则西不幸离世。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个科室,被莆田系公司承包了。

盛会过后

从南阳火车站出来,走一段就能看到一个杂草丛生的烂尾工地。有的是没门窗的大楼,有的是盖了一半的工地。这里面比较有名的就是最近总上新闻的铂金时代。一大片工地门口贴着一副标语:精雕细琢铸铂金大厦,科学管理展企业形象。铂金时代“精雕细琢”八年,业主们在经历烂尾维权、筹资自救、涨价、被地产商送进大牢等事件后,交付日期据说就在下周。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2011年以排名第一的成绩成功当选为中科院院士。就在这一年,他的妻子,后来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和几个朋友、同学在武汉开了一家公司。那一年还有一部叫《传染病》的电影上映,电影里一个骗子在瘟疫大爆发的时候告诉群众,连翘可以治疗瘟疫,这个谎言让相关企业和投机商们赚得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