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魂的宅男反击战:溃败还是胜利? 

一开始他以为珈乐退团是因为不快乐,接着发现五个女孩生活条件并不好,“中之人”信息都曝光了,照片里她们穿30块的衣服、没有商标的鞋,房间里连暖气都没有。珈乐中之人的社交媒体上记录了自己工作受伤,超时劳动,失眠,生活拮据,其中还有被领导约谈的记录。粉丝们认为,中之人的信息是官方泄露的,目的是以暴露隐私来要挟五个女孩续约。

被性侵的,被救助的,被捆绑的童年

唐冬云和思思一家都住在小镇的边缘,远离热闹街区,几排摇摇欲坠的泥砖房。人们说只有最穷的人才住这种泥巴房子,低矮歪斜,稻草戳出黄泥外。每年盛夏暴雨,总有几家的山墙会轰然倒塌。屋后是大片的水稻田,一路绵延到远方的山脚,田间偶尔有车声。壮年人都出去打工了,只有寒暑假,这里才多了一些孩子的生气。

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楼里有更多人开始讨论住在电话亭的女士,有人每天都在关注,拍视频,“好像电视连续剧”。有人好奇她从哪里来换的衣服,有人称她为“电话亭女神”。人们看到她一直在晒被子、遛狗,进电话亭前还要脱鞋。她几乎每天都会换衣服,有时身穿紫色上衣,牛仔裤,白色连衣裙和白色运动鞋,有时是棕色上衣,黑色裤子。而多数时候她和狗就在电话亭里呆着。

508个看守321的人

广西梧州市藤县是一个小城,人口大约79万人,其中居住在县城驻地藤州镇的只有21万人。这里是两广交界地带,浔江从县城北边流过。2022年3月底,这个小城突然涌入了很多外地人,他们有一个代称:321的人。在核酸检测点,在花店,在酒店,人们总会好奇地问我:“你是321的人吗?”我在那里待了七天,频繁往返于梧州市区和藤县县城之间。

高速公路2022

现在,我跟你们说话的这个时候,我正在株洲准备卸货。看到没,这么一堆人,都大张旗鼓地来防我来了。我现在就跟瘟疫似的。刚才我刚到,我开窗。他们说,你把窗户关上。我问为啥关上?我做三次核酸了。人家根本不理你。厂家的人来接了,但他们现在也不让卸。他们还在这儿研究呢,这帮领导。那边那个扛摄像机的从高速口就开始拍了。

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很遗憾,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给健康市民发放连花清瘟,真的没有必要。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一种不能预防新冠的药物,被大批量的发放给没有感染的健康人,这本身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如果真的如一些报道中所说,为了这些药物的运输发放,还占用了其他物资的运力,那更不合理。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上海物流停滞时

景成连每天都在寻找有通行证的物流公司。运费已经上涨到平常的5到7倍,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很难找到愿意来上海的卡车司机。卡车司机必须要满足以下条件:第一要有通行证;第二要有24小时或48小时的核酸;第三要求封闭运输不能下车。但即使都满足了,卡车司机还是很可能会被一些城市要求在车上隔离14天,甚至是21天。

谁是看守上海楼道口的人?

夜班的时间太漫长了。月亮从楼房这边升起,月亮又从树的那方落下。公寓很安静。有时会有人放音乐。李杰看着那些房间里的灯光一个个熄灭。这时他开始打王者荣耀。打累了,他和另一位临时保安商量,两人轮岗,一人看守,另一人可以去楼上的公共卫生间旁边的小桌子趴一会。他也看穿越小说,有些没年代,有些有年代,商朝,秦朝。

在两千多人的上海老小区,我建群自救

随后,我把群二维码发进了“街坊群”。有一个街道的工作人员扫码进来,她看到这里人很少,热心地帮我们找些人来。也许她是发到了志愿者群,而志愿者又传播到自己的楼栋群里。很快,更多居民进来了:有荷花头像的、有昵称带着国旗的、有名字单纯就是一个emoji符号的。这印证了我的想法。在我们建群之前,小区里分散着不同的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