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100次

我结束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恋爱,有一种漂泊的感觉。身边的女性朋友也基本进入家庭,当了母亲之后,她的社会角色仿佛就被淡化了,更多是围绕家庭转。我很多时候蛮孤单的,觉得好像也要为自己的人生去找一个依靠、归宿。因为处在迷茫的阶段,择偶的时候有一种慕强心态,在年轻人里应该是很普遍的,就希望可以遇到一个可以引导你或者帮助你的人。

当被规训的她们,拿起了笔

一开始和她们接触的时候,她们会假设我来自一个很了不起的地方,我跟她们说要给她们出书,她们会觉得非常惶恐,再也不敢提这个话题。后来我才知道,有的女工小时候画画被老师揪耳朵,差点就把耳朵揪聋了,工作之后,在流水线上经常会被骂蠢,这就是她的经验。她觉得要是给你写了,画了,肯定会有不好的地方,你还要骂我。

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裁员是一场有关金钱的博弈,公司会想方设法将裁员成本最小化。在这种情况下,试用期的员工往往会优先被裁,因为他们的补偿金最低,公司付出的代价最小。而对于员工来说,如何争取更多的赔偿金,也成为了纠纷的焦点,他们会非常揪细节。所以我们在谈判前,还需要核算清楚该员工是否有年假或者调休,给予适当补偿或改变离职日期,避免纠纷。

少年全部幸存 

乍一看上去,陆春桥是个快活的女孩儿。她皮肤很白,脸上长着雀斑,一头蓬蓬卷发,穿明亮的衣服。在街上遇见她,你不会猜到她从四川山区来。她在南京一所大学里学摄影,毕业后留在上海,决心在这里扎根。直到2015年夏天,一场对话发生。一位同样来自四川的前辈问她,一点看不出你是经历过地震的哦。她说,我们班上体育课嘛,都活下来了。

建筑工地上最后的老人

在河南老家,适龄的男性比女性多,一个女孩可以跟十几个男孩相亲,男孩没房没车,几乎没办法结婚。父亲给儿子买房,是风俗,是传统,也是规矩。城里新开的楼盘都是一百多平,两个儿子都背上40多万的房贷,每攒够几千块钱,他就转给儿子们。他在北京做建筑工人赚的钱,又流入了老家的建筑行业,他说,自己是劳动力,也是购买力。

县城体制内的女孩,和她们的婚恋困局

现在的女孩子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了,还会按父母意愿回到县城吗?但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没有回来的都是独立意识很强的,想独立、想自由的,或者像我的本科生说的,小县城连逛街、看电影的地方都不多,还是喜欢城市这种快节奏、灯红酒绿的现代生活。但愿意回的一般都是乖乖女啊,往往是独立意识相对不强的、愿意享受安逸生活的。

当”社会时钟“在我身上瓦解

除了最开始的一个月和最后的半个月,我几乎没有复习。我花了很多时间看《哈利·波特》原著,尝试了一段时间素食,有时去海边尝试一些娱乐项目,游艇在前面开,我绑在一个降落伞上,游艇拖着我飞。每天都会去探索一个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看到不同的景色,不同的人,挺好玩的,像是人类观察。现在觉得挺中二的,但是当时我总是沿着街一路走。

985大学毕业的我,选择灵活就业

这是一道分水岭——我和妈妈仔细盘算了灵活就业后的社会保障,即便我交社保,退休后能申领的养老金也比职工少许多。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等了3个月,我终于在广告公司转正,但月薪也只有不到6000元。我没有经济能力从家里搬出去,只能啃父母拼下来的房子。在家里,我爸时常在我面前提:某某家的小孩在某某机构,年薪有30万呢。

动物讣告,一件重要的小事

游客中有些人停下脚步,一字一顿地把这则讣告念了出来。常来的游客认得「紫金」,这只群体中最活泼亲人的獐子,通过这张纸和他们作了告别。讣告后来被传上了网,引起网络上的一些议论,和一些小小的惊叹。过往,我们极少看到动物园记录并公布一只非明星动物的死亡,它们的消失是隐形的、无声的,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如果家人确诊癌症,我们应该怎么办?

父亲60岁退休以后,我督促他坚持每年体检,就在半年前还做过全面检查。今天突然查出胃癌,竟然已发展到腹膜转移、无法手术的阶段。恐惧之中,我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会是父亲?他生活规律、饮食清淡均衡,唯有一个抽烟的恶习。即便是抽烟的因素,也应该是肺部出现病变,为什么是胃呢?之前他从未有过胃痛或胃溃疡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