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马,与生活重逢 

已经到了在户外骑车会冻耳朵的季节,但寒冷没能驱散赛道旁的大批人群,也只有在北马这一天,你可以卯足全力、毫无顾忌地对着陌生人大喊,“加油!”一路都是如此。据跑者们说,人群没有往年那么热闹,但也足够让他们感到振奋。下了桥向右转,就向奥森公园,也就是终点进发了。还剩十公里处,一位大叔大喊,“还有十公里了!”

英如镝: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能失败

他从小生活在演艺世家,母亲梁欢是《我爱我家》的编剧之一,舅舅梁左、梁天是留下了非常多作品的编剧和喜剧演员,外婆谌容是一位作家,也曾担任编剧。所以在他看来,虽然过去都在打冰球,但「一直隐隐约约都有这方面的想法」。家庭不仅提供了多年的文艺浸染,也让英如镝从开始打冰球就不缺关注。但这也带来一种巨大的压力。

杨荔钠:我有进步,我的女儿才有进步

拍摄过两部探讨母女关系影片的导演杨荔钠,带着自己19岁的女儿小熊一起来见我们。她的上一部电影《春潮》在2019年公映,展示的是一对母女纪明岚和郭建波之间互相折磨的关系,饰演郭建波的郝蕾在母亲病床前有一段长长的独白,说尽了关系里的撕扯:「你安静了世界就安静了,就让我们这样安静地待一会儿吧,如果你醒来一定会骂我……」

一个电视导演和她的“明日巨星”们

马昊说,她是访谈过中国年轻人最多的电视导演之一。她对谈过几千个面貌迥异的年轻人。曾轶可、华晨宇和毛不易,这些在她节目中一夜成名的选手,最初都由她亲手选出来。从《快乐女声》开始,每年做节目,马昊亲自去一线选角。选角团队初步筛出四五百人,马昊就面对面观察他们,一对一聊天,平均下来和每个人聊上15分钟。

导演程耳:罗曼蒂克消亡之后 

进门后,是用巨大的黑色幔布分隔出的小道,迷宫一样弯弯绕绕。幔布背后隐藏着数个简易的工作棚,几十名工作人员悄无声息地进出。地下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电线。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踮着脚,穿越过如《桃花源记》“初极狭,才通人”的层层幔布,豁然开朗,一座日式风格的庭院出现在眼前。暖黄色的灯光照下来,梁朝伟、大鹏和森博之三人对坐喝酒。

黑灯:向命运投掷包袱 

12岁,黑灯的眼睛确诊青少年黄斑变性。这是一种罕见的遗传病,随着时间推移,患者的视力会逐渐变差,运气不好可能变成全盲,人类医学拿它还没办法。但黑灯想活痛快点。他开发过App,在工厂当过监工,搞过游戏运营、品牌策划,还跟朋友开过店,做过公益,最新的身份是脱口秀演员。在舞台上,他把眼睛的缺陷塞进“包袱”。

15年后,命运再次选中快男0713

2007年夏天,陆虎从「快乐男声」总导演龙丹妮那里领到一个棘手的任务。那是总决赛的最后一场,苏醒和陈楚生将在直播中决出冠亚军。「快男」13强中的其他11位,负责在开场演唱《敢问路在何方》。彩排中,每当陆虎唱出第一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台下就哄堂大笑。龙丹妮把他单独拉到一边,「这首歌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