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什么都知道

“那是最疯狂的一年,二十多年,人肉带货,就那一例。”5个华侨,空手进来吴文莉的店铺,绕过外贸公司和冗长的海运,决定人肉带货返回南非。按照国际航班规定,头等舱最大免费行李额度是40公斤,在南非国旗有市无价,且市场备货不足的情况下,华侨们坐进了吴文莉的工厂,盯着国旗生产,没等味道消散,付完钱,匆匆带着200公斤的国旗离开了。

年轻人薅山姆羊毛,山姆割年轻人韭菜

90后赵晓雯有些疑惑,来逛山姆的人怎么变得这么多?开车到位于苏州邻瑞广场的山姆时,她在地下停车场找车位,找了足足20分钟。好不容易停好车,走进山姆,到处是推着购物小车的人。转弯的时候,两辆车「砰」一声撞在一起;另一个人为了掉头转弯,兜了好大一圈。在广州的山姆会员店,95后苏欣也目睹了相似的情景。

房子、茅台和热钱,中国人在越南的淘金故事

一开始,孙国伟总是很难掌握谈生意的节奏,后来,他逐渐发现,一瓶飞天茅台拿上桌,和越南人的电商生意就算谈成一半。国人最喜欢的茅台,到了越南,一样是硬通货,“喝了酒才能打成一片,才是哥们儿”。剩下的,就是看看他能给对方带来什么。比如,能不能在这单生意之外,顺道把越南本地的产品销往澳大利亚。孙国伟满口答应。

大公司省钱过日子:从卫生纸到盘中餐 

快手员工以前每天有 100 元吃饭,资金自由支配,三餐随便吃。花不掉再打包带走。现在食堂收费,餐标降到 30 元,打到卡上,只能来一份水煮鸡腿肉,一顿饭的意思就是一顿饭了。快手以前的活动日食堂会供应小龙虾、猪肘子,现在是番茄炒鸡蛋、小炒肉这种常规菜。字节跳动员工平时享用的荤菜里至少有个牛肉或鲜虾,现在是酱骨头、羊蝎子。

我上班摸鱼,但我是个好员工  

在扁平化管理的互联网大厂,运气好,遇到也喜欢摸鱼的领导,还可以和小组领导组团摸鱼。一家大厂的产品经理李舒进组后不久,就在mentor的带领下买起了基金。他们的办公室像食堂,闹哄哄的,所有人都在大声说话。每到下午2点半,基金收盘前半小时,全组六七个人就开始隔着工位讨论今天买什么,甚至直接喊话mentor,问他该怎么操作。

“双减” 一年,五个挣扎的故事 

猿辅导母公司投资的月子中心茉莉智慧在北京一家高端酒店式公寓里。他们租了酒店的部分房间。销售负责人明华展示了其中一个房间里装备:高档纸尿裤、价值 5000 元的吸奶器、真丝墙纸、脚下的纯羊毛地毯。为了凸显互联网特色,她着重介绍其与众不同的定位,“科技赋能”。她展示着一个小型的白色进口陶瓷浴缸,价值 5 万元。

串店沉浮录

这是王力夫妇现在租下的地方。200多平方米,白天不开灯光线昏暗。店里摆着十几张桌子。8月的周末,临近中午12点,这里没什么客人。偶有的三两桌,是结伴而来的周边工人,想在结束半天工作后,点个炒面或盖饭“凑合吃两口”。他们没有太多选择,毕竟,“王大串”是北水嘉伦水产品市场的最后一家餐馆。以前,这儿有9家饭店相互竞争。

互联网前员工,回到现实世界 

陈熙的创业方向是潮汕美食预制菜,为了找到能帮他的厨师,他只能跑到当地寻觅大厨,到了镇上才知道,原来,厉害的厨师跳槽都是通过人才介绍所。陈熙在大公司里做过 “从 0 到 1 的事情”,认为自己已经掌握创业方法。2018 年阿里启动集团级别的新项目,他从技术转运营,从运营转项目经理,拉团队、找资源,他会觉得自己不是一颗螺丝钉。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