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输入法遗忘的人不再孤单

一个被困在自己身体里,无法说话,只能用脚打字的人,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受益于一款特殊设计的输入法。正是有了这个产品,她才有机会和外界联系。但十多年后,这款输入法突然停止更新,她的世界一下子退回到十几年前:在网页上找到需要的汉字,然后复制到文档里。她开始寻找输入法的开发者,但找到的是这样一个事实。

你根本不知道它飞去了哪里

北京雨燕是世界上飞得最快的鸟儿之一,它们的一生从不落地。起飞时从屋檐下一跃而起,借着风滑翔万里。它们吃饭、喝水、睡觉甚至交配都在天上,只有繁殖时才回巢,被称为没有脚的鸟。雨燕特殊的趾爪结构让它们的4个脚趾全部朝前,落地后也没法自己起飞,趴着走起来极为好笑。正如此,雨燕只能钻进古建、悬崖壁和墙的缝里住着。

当产品经理开始思考做一个好人的代价

“你跟他们说,帮忙打个120或者110,都不愿意吗?”11月24日这天,在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的滕超见到了一位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四川姑娘飞飞。在今年春节期间,独居的飞飞意外被反锁在自家卫生间,期间多次向路过的人求救,直到30个小时后才终于脱困。“对,他们不肯,然后我就急哭了。”飞飞回答说。事后,她感到沮丧失望,最终搬离了原小区。

一个天才程序员选择与世界告别

林棋最后一次见到毛星云,是今年四月。在腾讯科兴大厦一层,毛星云微笑着走过来,林棋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很瘦,有点腼腆”。他们相交七八年,一直以来都在网上交流、探讨游戏编程的知识和技术。35岁的林棋是一家游戏公司的创始人,毛星云小他5岁,骨子里还是个羞涩的大男孩儿,聊天时也“略显被动”。但那大概是毛星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了。

离开互联网大厂,回家

“你盆腔里有个囊肿,已经长到10公分了。”去年秋天,李倩参加公司体检,做完B超后医生建议她复查。一时间她难以接受,很害怕。复查后确定是囊肿,要做手术切除,想到可以长时间休息,她的第一反应是“我终于从工作的痛苦中解放了,这是老天赏赐给我的”。她赶紧和领导请假,同事得知了,也连连发出感叹,“你好幸运,好羡慕你啊!”

豆瓣鹅组为什么能火起来?

鹅组是一个给明星祛魅的地方。用八卦的形式,组员们评价明星演技,批判明星违反社会秩序的举动。很多公众人物的负面、正面新闻,在组里获得了集体记忆。“诈捐”“不可说”“绿大暗”,常常用一两个专有名词,就立刻粉碎掉主贴的明星光环,甚至有位流量女星在组里的名字就叫“她”,一用“她”做标题,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谁。

弦论女孩的秘密花园

因为经常拿手边的卫生纸做道具,她也自称“卫生纸主播”,比如讲圆柱的曲率,她拿出一卷用完的卫生纸筒,剪开,摊平,“所以你现在知道圆柱的曲率是多少了嘛?”讲AdS黑洞,又将一个卫生纸筒放进杯子,“卫生纸筒就代表了黑洞视界。”比喻到这份上,很多人还是不理解,评论区经常有人调侃,“如果这是幼儿园,我应该是个婴儿。”

杀死那只美国白蛾

将死的毛毛虫,长约三厘米,通体发黑,分十二节,每节间扎两束褐色绒毛。让它显眼的是裹满全身的白色长刺,不过此时只剩几簇朝天炸着,其余都泡在水里,像难以计数的线头,勉强支撑虫子进行不规律的拧动。十月十九日下午临近三点,北京朝阳区三间房街道的人造河里,我第一次见到美国白蛾的幼虫活体,发白的天空倒影在虫子周围亮晃晃的。

亿万毛毛虫突袭北京城

这种通体黑色,身长3-6cm,披着白色硬质毛发的“毛毛虫”突然密集地闯入了人们的生活。惊慌的尖叫声不时从角落传出,用来避雨遮阳的雨伞似乎有了新用途。人类建立的秩序在虫子这里通通失效——衣香鬓影的市中心和人迹罕至的远郊在它们这里毫无区别,最重要的是树叶要合口味。梧桐、杨树、榆树之类的最佳,菜叶子倒是平平无奇。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