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除外”

和许多人一样,闫纯君第一次见到“诗歌除外”这四个字,是在飘着油墨味的语文试卷上。最后一道作文题,要求排除那种特殊的文学体裁。然而数年之后,成为老师的闫纯君,开始教山里的孩子写诗。第一节课,她把诗的定义写在纸条上,在学生面前撕掉,“诗不用这个定义,由你们的心定义”闫纯君把网络中找到的关于诗歌的定义写在一张纸条上。

在鹤岗,随处可见的是东北虎、诗人和天使

零下二十度的鹤岗晚高峰,我和徐刚——鹤岗市第八中学资深宿管老师,曾经的铁路村打架狠人,如今一般人认不出来的电影《东北虎》主演之一——打车去医院做核酸。几辆空车不理不睬地驶过后,终于有辆出租开恩般靠了边,钻进车,司机回头盯着徐刚看。“哎呀妈,我隆重给你介绍一下”,徐刚反应过来,“小海,《东北虎》里狗贩子饰演者之一。”

一支欠薪球队正在遭遇寒冬

球队的办法是“自救”——出售周边,已经离队的球员周边也一起卖;韩国籍主教练金钟夫拉来好丽友的赞助,场地维护、参加比赛的费用靠工作人员先垫付,最主要的是,卖掉高薪引进的外援和大牌国内球员减少支出,运营成本从过去的十多亿压缩到现在的两亿左右。每送别一个人,球员丁海峰心里都会不舒服。他2016年加盟球队。

比赛马上开始

张嘉豪在学会“落叶飘”的那个冬天,爱上了滑雪。“落叶飘”是单板滑雪的基本功,学好了,可以像落叶从高空飘落那样,呈Z字型在雪道上左右摆动着滑行。那一年他17岁,被就读的职高打发到凯宾斯基酒店做学徒,在不同的部门实习——日本餐厅、西饼房、肉房、意大利餐厅。每日,他拿着固定的配方表执行任务,做便当、烤土司、切肉、灌香肠。

她执导了今年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

那会儿我都是写小说。不知道写字的人是不是都这样,我经常好几天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中午起床,吃个饭,下午写作。后来我发现在家写作容易分心,就会去咖啡馆里,让wifi不要连上,强制自己写作一两个小时。然后就走路回家,买买菜做做饭,怕晚上写东西兴奋睡不着,就看看电影和美剧。

北京三环,有一家开了十年的考古书店

我们书店的位置确实太偏了,来过的人都说,店门前三条路,一条也不直。究竟要做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刚开始我并没有想清楚,只是明确了书店的客户群——考古从业人员。北大一位老师给我建议,既然做考古书店,就做专、做全。我选了最传统的书店经营模式,重库存。有些书小众且专业,一看就不好卖,我们也进,只是数量少一些。

一个面包师决定参加冬奥会

面包师张嘉豪决定彻底摘掉白色高帽那个冬天,他19岁,北京的雪还没下,心里已经像下雪了。在老张家,张爸几乎做了半辈子糕点,张嘉豪高职毕业后就接受安排进了凯宾斯基的面包房,算得上是“子承父业”。面包房的生活毫无乐趣可言。打面、醒面、捏团,他一天做上千个面包,第二天重复前一天的工作,如此往复。

王菊:普通女孩的名人样本

热度像浪潮一样,退潮后在沙滩上留下各种各样的垃圾,很狼藉。我当时还在跟我原来的公司打官司,他们觉得我不讲良心,白眼狼,但其实我特别害怕他们,但凡可以好好解决,我不希望跟别人起冲突,我很焦虑,会梦到他们骂我,也很害怕,我从来没想过我参加完一个节目,是又要还钱的状态,一开始姐姐跟我透露那个数字,我真的两眼一黑。

李子柒,俗人一个

这是一个发源于QQ空间的名字。二十出头的女孩,追赶流行,想要在QQ空间的日志下有个落款。当然不能是真名,得是个有寓意又好听的名字。女孩没念完高中,那时她喜欢一个叫曾子墨的主持人,认为取一个有“子”字的名字显得很有文化,“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文化”。还有一个原因,她生于7月,7是她的幸运数字,而大写的柒更好看。

和玲娜贝儿当同事

想要扮演玲娜贝儿,2021年社交媒体上最红的“女明星”,上海迪士尼热衷解谜的大尾巴粉狐狸,首先你需要身高1米5。其次,要能在面试中跟着节奏跳满100个大字跳。迪士尼的演职部门有一本手册,详细记录了每个角色对演员的身高要求——近7成是1米5,最高的是《怪物电力公司》里的苏利文和《美女与野兽》里的野兽,都是1米9。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