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入地下的村庄

听母亲讲,老家的屋子要塌了。过去数十年中,那里也曾是方圆十里仅有的卫生室所在。虽得知煤陷区划定已久,但在亲眼目睹生活过的土地刹那间沉入地下后,每个李村人心头仍不免一颤。于现代医学而言,广袤的中国乡土曾是长久被遗忘的角落,亦如李村。姥爷在十七岁那年,就成了一名军医。而后转业回乡数十年间,他由赤脚医生变成了乡村医生。

被投毒百草枯之后,一个女孩的劫后余生

萌萌唯一一次主动提要求,是在她的生命几乎要无可挽回地逝去的时候。那时她躺在河北省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呼吸衰竭,上不来气,戴着呼吸机。医院院子里有个漂亮的喷泉,池子里放养着金鱼,萌萌的姐姐给病房里陪护的妈妈打视频电话,让她把视频给萌萌看,摄像头对着喷泉,她跟妹妹说,“你看这个喷泉多好,等你好了下来看看。”

大山深处的“网红”

这天拍摄的主题是计划在春节前播出的年猪饭。到家后,妹妹阿霞才发现董梅华手指上烫红了一片。下午拍烫猪皮时,一滴热油溅到她的手背上,为了不影响拍摄,董梅华忍住没作声。简单处理完烫伤,董梅华便上楼检查前一天拍摄的素材。凌晨一点半左右,董梅华终于下楼休息,第二天七点不到,她还要去60公里外的镇上采购拍摄需要的簸箕和蔬菜。

废弃金矿里的“亡命之徒”

李万胜醒来时,空气里还有烧炭的味道。他慢慢爬到洗漱的水桶边,拿块毛巾沾湿,盖着口鼻,渐渐清醒了一点。地上好些地方躺了人,工友的身体还热乎,他做了几下人工呼吸,自己也上不来气,算了。发现父亲时,父亲已经凉了。时间或许是2019年9月11日的清晨,李万胜记不清了,被人找到时他已经严重烧伤。裤子烧没了,腰部、腿上起了水泡。

给中国富豪排序的人

听说我是江苏盐城人,英国人胡润戴上眼镜,翻了一下手机,反应时长不超过半分钟,开始科普:“盐城今年有8个人上了胡润百富榜,第一个是海天味业的程雪,535亿身家;排在后面的是保利协鑫的朱共山,光伏做得比较好;诺禾致源的李瑞强,他的企业靠基因测序挣得110亿财富……”他抬头看着我:“作为一个盐城人,你可以看一下盐城这8个人。”

凌晨5点,在上海迪士尼进退两难

12月28日这晚,赵丹只睡了两个小时。第二天是上迪圣诞原创玩偶的最后一次销售。她23点上床,凌晨1点背上暖宝宝、折叠凳、热水、巧克力,和丈夫出发前往迪士尼。丈夫几乎支持她的所有喜好,为了这次夜排,专门下单了冲锋衣、口粮和500个暖贴。一个月以来,活动的销售方式改了又改,提前线上报名、抽签,最后要限时线下购买。

圣诞节,义乌的圣诞树卡住了

以往李国山的小抽屉里会有大把的速溶咖啡、一次性纸杯和外国客户点名要的“China tea”。他的时间就是金钱。义乌商贸城8点半开门,外国客户过去会早早等待在外商通道旁,带着一帮中国人冲进狭小的店铺里,有翻译、摄影、记录员,“乌压压的」。用他的话说,「客户得在门口一个一个排队谈”,谈成了,开心了,客户还会顺带揣走一把速溶咖啡。

猪肉帝国

在长途飞行了十几个小时之后,一共1123头猪从丹麦飞抵中国成都。它们年纪不大,3月龄左右,大约50公斤,装在33个木筐里。筐有三层,每筐装三四十头。起飞前它们已经禁食24小时,在高空时什么也没吃,只能喝点水,所以抵达双流机场时,这一千多头猪都饿坏了。天是阴的,云很厚。朱淋一直在观察天空,左边那架飞机应该就是,越来越近。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