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米其林静悄悄

仅仅两个月前,上海米其林餐厅还是一片热闹景象——坐落于南京西路的米其林二星餐厅新荣记的年夜饭提前几周就预订完了,被餐厅作为主打菜的野生大黄鱼价格动辄上千,但菜单上仍显示“售罄”;LV、GUCCI和巴黎世家的年会在PG举行,戚薇等明星也到场了,在餐厅的落地窗前留下了宣传照;春节假期也是食客们集中打卡米其林餐厅的高峰期。

疫情中的上海爱情故事

好在,他还有一个关心他的女朋友,每天他都要去见她,至少三次。第一天,她炖了土豆、五花肉、午餐肉,装在袋子里,和给他换洗的衣服一起用鞋带紧紧地绑在一起,从她住的五楼甩到了小区外面的绿化带上。后来,他们找到了一面有几个洞的院墙,隔着墙,女朋友陪他吃饭,有几天下起了雨,他们就站在雨里吃饭说话。

6个年轻人的离沪之路

5月1日晚,黑色奔驰车载着6名乘客开到高速路口,工作人员来检查车辆和人员信息,发现其中一名女生的核酸结果超过了48小时。司机退回市区,将那名女生放下,载着其余5人上了高速。晚上十点多,行至海宁,交接的车等在高速路出口。少了一名乘客,车队的负责人要求他们每人多出500元。双方因为价格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女生有些不耐烦。

漫长的告别,东航“平安扣”姑娘

中午12点,他送女儿到机场,临别时不忘叮嘱一声“到了打电话”。女儿玉笛背着双肩包,侧袋插着把阳伞,朝出发大厅走去。这天,昆明天气晴,风力3到4级,最高气温26摄氏度,一切如常。“就是去广州的,1点多的飞机。”不知谁回了句。周正鸿乍一听,全身酥掉,忙不迭地赶回家,拨打起女儿的电话。“就是去广州的,1点多的飞机。”不知谁回了句。

10楼的漪安奶奶和25楼的涂小姐

她一般有事才上来找我,是一个分寸感挺好的人。她知道现在买东西很难,不会说你给我买个很难买到的东西。也不会说你现在跟我关系这么好了,我一定要粘着你。或者因为我年纪大了,时间多,就经常来找你。她知道我们早上要工作,所以她每次过来放下东西就走了,我邀请她进来吃早餐也基本都是拒绝我——用上海话说叫“拎得清”。

“你已被移出群聊”,小区五户业主提出反对意见之后

搬进小区5年多,很多时候,唐琪和丈夫叶永华能想起的有关“家”的片段,都是屈辱和无奈的。有过近一年的时间,他们不能走单元楼的正门,他们没有钥匙,保安也被命令不允许替两人开门。每一天,他们得在光线昏暗的地下车库里穿行,绕进大楼背后的楼梯通道回家。他们的车好几年开不进自家小区,一次女儿剧烈腹痛,身子都直不起来。

当被规训的她们,拿起了笔

一开始和她们接触的时候,她们会假设我来自一个很了不起的地方,我跟她们说要给她们出书,她们会觉得非常惶恐,再也不敢提这个话题。后来我才知道,有的女工小时候画画被老师揪耳朵,差点就把耳朵揪聋了,工作之后,在流水线上经常会被骂蠢,这就是她的经验。她觉得要是给你写了,画了,肯定会有不好的地方,你还要骂我。

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裁员是一场有关金钱的博弈,公司会想方设法将裁员成本最小化。在这种情况下,试用期的员工往往会优先被裁,因为他们的补偿金最低,公司付出的代价最小。而对于员工来说,如何争取更多的赔偿金,也成为了纠纷的焦点,他们会非常揪细节。所以我们在谈判前,还需要核算清楚该员工是否有年假或者调休,给予适当补偿或改变离职日期,避免纠纷。

少年全部幸存 

乍一看上去,陆春桥是个快活的女孩儿。她皮肤很白,脸上长着雀斑,一头蓬蓬卷发,穿明亮的衣服。在街上遇见她,你不会猜到她从四川山区来。她在南京一所大学里学摄影,毕业后留在上海,决心在这里扎根。直到2015年夏天,一场对话发生。一位同样来自四川的前辈问她,一点看不出你是经历过地震的哦。她说,我们班上体育课嘛,都活下来了。
没有更多啦...